那些年,城市在我心中,那些事,那些人

时间:2019-04-25 10:13:48编辑:神小编

岁月匆匆,不知不觉已过而立之年,混过工厂,待过企业,进过机关,而今又离家在外。

忙碌之余,默然独处,突然好想家,想着那个生我育我的铁城,想起那一件件历历在目的往事,想起一些默默念着的人。

儿时佚事

我是农民伯伯的孩子,从小在离县城不远的偏远小村庄出生长大。依稀记得是1992年,只会说邵武话,普通话都不怎么会说,麻将倒是学会了,因为爷爷不能干活,天天邀几个老头老太太下午打麻将,我没读书,父母又农忙,我就天天断个凳子坐在爷爷边上看他打,不知不觉就学会了,有时爷爷起身去上厕所,我就补位上去摸两把,这感觉!嗯,没感觉。

因为当时村里没幼儿园上,我们一个村(组)的半大孩子都没书读,村里的学校下派了一个很是严厉的女教师给我们上课(相当于学前教育),教我们读书写字。那时我们皮,大人们忙于农活,我们便成了出了笼的鸟儿,于是乎,很悲催的,因为上课打闹次次受罚,从站座位,到站黑板,再到门口蹲马步每个人尝了个遍。期末考试是在村里的小学考的,现在不记得考了什么,但还清晰地记得那天带的午饭是两个荷包蛋,一盒饭,我和姐姐一起吃,好香好香。 就这样读了半年书,我到了正式上小学的年龄,母亲本着再穷不能穷教育的观念,说服了小农思想的父亲,到城里务工,而我也跟着来到城里。93年秋,我顺利进入昭阳小学读书,住在上河街,是一个一层的破旧民房,离学校不远,走路5分钟就到学校。偶尔父母来不及煮早饭的时候,会给我一块钱吃早饭,我?#31361;?#36305;到城门口(东城门)的酸汤粉铺,吃上五角钱一碗的酸汤粉(有家里的大汤碗那么大),或者5角钱的2个油饼;或者打上一块钱的脚掌糍(有6墩)吃到撑。偶尔有时候有几角零花钱?#31361;?#36305;到学校门口边上的老头开的小卖部,喝一杯五分钱的黄澄澄的饮料(现在再看到这东西绝对下不去嘴),或者买一个一角钱的泡泡糖嚼。现在回头感慨不止,那时候物价真低,钱好值钱啊。

记忆中班上有个闭月羞花的小姑娘,?#19981;?#31359;着漂亮至极的粉红公主裙,真是翩若惊鸿,婉若游龙!我永远记得高中时再见到她的样子,感慨真是女大十八变啊,又感叹岁月是如何地鬼斧神工。她从一个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小菇凉变成了一个身高什?#35789;?#20040;体重什么的什么(自己想象)。

94年底,家里重新找了一个房子租,房东是个养奶牛和奶羊的老人,也是从那时候起,我开始每天喝牛奶。牛奶是掺了水的,有点稀,奶热过了之后起锅放一分钟会起一层奶皮,?#30475;?#21917;之前?#27599;?#23376;把奶皮卷起来,粘点糖,就着牛奶喝,虽然牛腥味?#24213;悖?#20294;好歹是天然食品。周末的时候写完作业,跟小伙伴们一起跑到离家稍远的鱼塘(现在的钻石名苑)边去飘瓦片,抓四?#27966;?其实自己?#30860;?#35201;死)。偶尔?#19981;?#25300;些青草,去瘸腿大叔的牛棚那拿石子丢奶牛,然后被大叔笑着赶跑(18年有一次在广电营业厅门口看到那个大叔,还如20多年前一样,骑个老式凤凰牌自行车,后座放个自己焊的铁架子,底下架着燃着的柴火,加热铁皮里装着的牛奶四处吹哨子叫卖热乎乎的牛奶)。

上了四年级,父?#23383;匆?#35201;回家开?#38393;止?#26641;,在争吵了一段时间后,母亲拗不过父亲,只好跟着回了乡下,而我则被寄在了姑姑家读书。那时的我成绩时好时坏,而姑姑?#19994;?#20457;孩子成绩都很好,一个哥哥一个弟弟,哥哥温文有礼,是个谦谦君子,且好读书,于是我跟着他看三国,看水浒,?#35789;?#19975;个为什么(现在想想我爱?#35789;?#30340;习惯估计是那时候养成的),只是没练好字(现在写的?#21482;?#26159;蝌蚪文)。弟弟和我一样爱钻牛角尖,有时候我们会互相怄气,但还是?#19981;?#19968;起玩,一起看乔丹如何成神,一起学打篮球(学乔丹上篮把舌头吐出来),一起学唱beyond的歌。姑丈姑姑都对我很好,姑丈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拿手菜,因为是回族人,不吃猪肉,所以?#31896;?#30340;肉菜是牛肉,不管是煎煮炒炸都是美味。让我记忆最深的一道菜是干瘪牛肝,牛肝洗净放盐和调?#24819;?#21046;半晌,下热油锅炸出脆皮再调酱烧煮起锅,越嚼越香……

楼下住着一个同班的女孩,现在是市立医院的医生,当时文文静静的的,不显山露水,犹如一颗小草,成绩很好,但是不爱说话,记忆里好像我们同班都没说过话。前年在南平机关单位上班的发小提起说什么时候?#20843;?#35841;谁一起聚聚,才想起来她是谁,但还能记住名字(我也不知道为啥),直到今年年初孩子发烧去市立医院看病,见了预约的医生恍然想起原来这是我同学,但性格腼腆的我还是没敢开口攀谈,怕她不知你是哪个甲乙丙丁,多尴尬,于是就此别过。

当时不知道什么原因,一下子来了好几个插班生,印象最深的是突然来了一批电厂学生,有个像小仙女样女生和我同桌。我当时总觉得他很反感我,不怎么和我说话,课桌划了38线,不?#24066;?#36807;界。我虽然长相平凡身世?#36130;?#20961;,但?#30475;?#35265;他看我的眼神似乎总是在?#30340;?#26576;某离我远点,让我脆弱的小心肝很是受伤!还有个很漂亮的小女孩,叫小微微,很活泼,也很愿意和我玩。当时上兴趣班的时候下课了我们会在一起打闹,记忆最深的一次是跳到课桌上打闹她差点摔下去我一把拉住了,然后……没有然后了不记得了。

五年级大家分班了,班主?#25105;不?#20102;,是个30多的男语文老师,忘了姓什么了(原谅我记忆力极差),莫名其妙地给我?#25165;?#20102;一个干部身份,劳动委员(嗯,原来我也当过干部),然后我还是和那个永远嫌弃我的江小姐姐坐一桌,因为一直有隔阂,一次小考我就写了一篇关于江小姐姐如何如何的作文,不知老师看?#24515;?#19968;点,拿了高分,还让我上讲台念(现在想起?#20174;?#28857;二),然后当班长的江小姐姐气的好像一学期都没跟我说过话。

因为是劳动委员,课间操的时候我要负责把同学分完多余的课间点心(脚掌糍、粉干还有啥忘了,请大家帮忙想想)送到三楼给老师,有时候嘴馋会在上完楼梯?#20302;?#24448;自己嘴里塞点,有一次吃了一个脚掌糍被路过的老师看见,我一?#29275;?#22094;住了,好在老师把我啦到办公室给我灌了水咽下去,于是我一面尴尬的不行一面向老师?#27927;恚?#32769;师就问我为什?#21254;?#21507;不多拿点,我回答老师我负责分点心不好意思多?#36828;嗾及。?#20110;是老师什?#21254;?#27809;说拍拍我脑袋让我回教室了,现在回头想想当时我好机智……

因为重?#36335;?#29677;,我又认识了同住附近的对门想哥,技校俊?#26657;洗?#20960;人。现在想起来,他们应该是我唯一的几个发小了(只是很久没联系了)。那时候放学早,我们一伙7,8个人会一起去杏林苑的篮球场(几年前拆了盖楼了)打篮球、踢足球、玩手球,因为有共同的兴趣爱好,于是我们很铁,总是放学一起疯(不过?#33756;?#23601;我学习最差啊,老尴尬了)。想哥老会玩小动作,他想和谁一起?#31361;嵬低?#36305;到谁边上耳语,分队的时候约好大家一起出几黑几白(黑?#30528;?,于是他老是赢的一方。早上上学偶尔会在技校校门边上的三轮车卖家(就是现在著名的技脚)买上几个脚掌糍吃完,然后等小伙伴一起上学。周末约好一起去技校玩,我会在姑姑家里的窗户上喊上一声想哥,然后同去。在技校里踢足球打篮球,有时候?#19981;?#36319;技校里打球的同龄人打打3v3,5v5,去草地上躺着聊天,去学校的角落看看各式各样的风景(你懂得!),于是技校每个教室遍布了我们成长的足迹。

那时候学会了抓知了,每到5,6月份我们都会在小学进门围墙左边的一排树(原谅我无知不知道什么树,后来地面?#19981;?#20102;)下拿根树枝在那找知了洞,一挖一个?#36857;?#28982;后拿个罐子装好,找个地?#35762;?#36215;来,上学的时候取出来带到班上,看哪个女生胆小?#22836;?#22905;桌面、抽屉、笔?#26657;?#25226;她们吓的一阵尖?#26657;?#20493;儿有成就?#23567;?/p>

当然,五年级是1998年,我永远记得6•22那天,早上7点半,我跟平时一样出门?#28982;?#20276;去考试,一路穿着长筒雨靴,说着话,走到学校门口,门卫老大爷对我们说今天考试取消了,让我们赶紧回家,我们一头雾水不知道为什么,看见门上确实写了通知,于是回去了。结果到家不过8点多我就明白了!我回来的时候鱼塘(上?#22902;?#36807;的那个鱼塘)水已经涨到路面上了,等哥哥到家才知道原来水已经进楼里了。那时候不知道怕,觉得涨大水挺好玩,于是我们哥三撑了把伞,跑到顶楼上去看涨大水。不多会就听到轰隆声,还挺大,往声?#21254;?#30631;,我滴个乖乖,就见一座两层楼的土坯房轰隆隆地倒了,只剩下一个木架结构的屋顶飘到上面,也不知道人跑出来了没。我们三?#20540;?#38754;面相觑,感慨人力在天灾面前如此渺小!在房顶呆了半个小时,房子倒?#30860;?#22768;音此起彼伏,我第一次体会到了自然之力不可阻挡是什么概念。也知道了洪灾给我们带来了什么。

六年级下学期开学,毕业季了,突然通知说今年小学升学考试要考英语,结果家长们慌了,个个把我们送去英语老师开的补习班。老师姓米,英语说的挺好(还有些印象毕竟是英语启蒙老师),给我们补习很用心,我们都学的挺好。临近考试,学习?#32874;八?#28982;很紧,但是我们还要过六一儿童节,是我们童年最后一个六一儿童节。老师发话,让我们集思广益,过一个不一样的儿童节。但当时那年纪,淳朴的小白一个个,哪有什么好主意,于是乎不落俗套的出一些益智游戏大家玩一玩,什么?#27900;?#21834;,猜字猜成语啊,还买了个大蛋糕大家分着吃。也不知是哪个小子先带的头,往女生脸上抹奶油,女生当然不依,愤然还手。于是乎有过节的、同桌的,大家有样学样,刚开始还是抹,后来女生抹不到男生就开始丢,一会儿就全乱了,白瞎了那个几百块钱的大蛋糕,全浪费了。这还不打紧,关键是我是劳动委员啊,你们弄的一地?#22681;?#25105;特么可就遭罪了,赶紧地抓了几个壮丁把教师打扫了半天才弄了个猫盖屎的勉强干净,第二天进教?#19968;?#26159;满屋子的蛋糕味。

时间一转,真要毕业了,结业考试一天考完,大家互相招呼着,讨论着,散了。待出了成绩,大家又回到班上,互相讨论着成绩,讨论着以后去哪上学,有?#20540;?#20381;依惜别的,有姐妹恋恋不舍的,有闷头不语的(比如我)。于是小学的时光就这么匆匆地,从我们的岁月中永远逝去了,化作教?#20381;?#37027;?#25293;?#30340;?#26223;#?#20877;?#19981;?#19981;来了。

版权作?#32602;?#26410;经《短文学》书面授权,严禁转载,违者将被追究法?#31245;?#20219;。

上一篇:漂亮的圆盾

免责声明:本站 古神树 http://www.80193763.com/bencandy.php?fid=49&id=278315&page=1 文章均来?#20174;?#32593;络,如有侵权违法请联系删除!
相关阅读
精彩图文
为您推荐
热点排行
Copyright 2014-2017 http://www.80193763.com 古神树(京ICP备14046800号-4) 版权所有 禁止镜像 如有违法信息联系站长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
双色球开奖号
彩票缩水过滤软件 和记广西快3赚钱技巧 20元金孔雀刮刮乐 万豪彩极速11选5网站 3d字谜总汇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黑龙江6+1开奖结果 吉林快3最新开奖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 北京快中彩开奖 淘宝2元彩票红包怎么用 吉林快3走势图三通号 内蒙时时彩最新开奖结果 查询福建31选7的开奖结果 手机淘宝下载